LcccAlter

ONER/Fate

摘纪录:

绝望自有绝望的力量,就像希望也有希望的无能。
——凯恩《邮差总按两次铃》


感谢推荐

这都是什么神颜啊,噶噶真的太好看了,这一对高颜值主从我真的好爱😭
后3P试了试头像愿意的自取

阿塔打星这么厉害的嘛?去打了一个种火她给我出85颗暴击星,这性能都快赶上女儿了👀

第一发十连梅林成功get👏我爱梅林一辈子
祝诸君也有欧气

心血来潮
想念王大眼的第一千零一天

#龙族#楚子航夏弥#短篇·雪#

深夜先发个文压压惊(; ̄ェ ̄)第一次在lof上发文,是个渣写手不要嫌弃(=゚ω゚)ノ


#龙族#楚子航夏弥#
下雪了。
楚子航特地向卡塞尔学院请了三天假,回到中国。他每隔几个月都会抽出时间来回到北京……夏弥的家。
他扭头看着北京街道上来往的车流人群。此时正是冬季傍晚,路灯散发出柔和的灯光。北京依旧如此繁忙。这座庞大的城市不曾因一个女孩的死而改变一丝一毫,即便那个女孩曾是一个王。
这样的城市,就是这样的冷漠。
楚子航怕冷似的围紧了脖子上深灰色的围巾。这围巾是在夏弥家里找到的,也不知她有没有戴过。它给楚子航一种熟悉的感觉,就好像他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,明亮的身影,叼着cc1000次车票、斜斜扬起的嘴角,和清澈的眼神,如同午后的阳光,让他晕眩。他在巷子口立住,眼神恍惚,唇角有一丝不可闻的叹息溢出,化作白雾消散在空中。
“哎哟!是你啊!你又回来了?小弥呢?”当初那个手提双葱问他卖不卖房的大妈都认识了他,看他一直冷着张脸也不敢再问卖房的事儿,只是问起了曾是自己邻居的那个欢快的小女孩,“你是她男朋友吧?小弥好久没回来了啊,她很忙?”大妈似乎随口问道。
楚子航沉默了一会,缓缓开口:“我不是她男朋友…她一直在学校学习抽不开身,所以拜托我照看一下…而已。”
“哦。”大妈装作很懂一样点点头,“是啊,年轻人嘛就要好好努力学习,未来才有好工作。小弥一定很辛苦啊。你在国外也多照看照看她。什么时候她跟你一起回来了,到阿姨我家吃顿饭,庆贺一下好吧。我也挺想小弥的。”
“恩。”楚子航应道,看大妈走进了她们家院子,关上了门。
楚子航掏出口袋中的钥匙,这把钥匙是…耶梦加得给他的,他沉默低头,用力转动钥匙,打开了门。
有好几个月没回来了,屋子里满是灰尘。楚子航不想回家的时候,就一直待在这里,这间屋子成了楚子航的新卧室,床边摆着几本书,但柜子里夏弥的衣服他一件都没动过。楚子航打开灯,放下东西,随意打扫了一下卫生,躺在了床上。
这里还留着点点滴滴夏弥的痕迹。楚子航取下美瞳,以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存在于这间普通的卧室。他静静躺着。听见窗外雪堆积起来的声音。
……
——是的,我是耶梦加得!龙王耶梦加得!
……
——师兄你喜欢小龙女么?
原来你们这么叫她。
楚子航的黄金龙瞳中泛起一丝波澜,很快又趋于平静。他清晰地记着耶梦加得死前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瞳,带着那样的骄傲,和不甘。
她到底是夏弥还是耶梦加得?他分不清,也不想去纠结这个问题。他想记住的只是那道明丽的影子,一口一个叫着“师兄”的那个女孩子。
他坐在房间里,一片死寂。
“师兄。”
“师兄…”
“师兄…”
楚子航恍惚的抬眼,看到那双清澈如海水般的眼睛。
“夏…”
他下意识想要脱口喊出她的名字,可那道影子却瞬间如云般消散。楚子航呆呆的坐在床沿。眼神茫然。他自嘲般苦笑。嘲笑自己居然也会像普通人一样幼稚。
他无数次想过:有心事的时候,人人都会自作多情。
他安静的重新躺回床上,关灯和衣而睡,黄金瞳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。只是没有以往那般凛冽而富有杀气。楚子航低垂着眼,思绪如潮水般汹涌。
喜欢是什么意思?
喜欢一个人,似乎真的很累。
他想起夏弥干净的笑容,忽然觉得没有那个女孩缠着自己陪伴自己,自己就又成了一匹孤独的狼,沉默而独立。
可能这就是他的命。他注定孤独。
楚子航闭上眼。
明天去水族馆看白鲸吧。